“创作者经济”悄然兴起全靠这项新技术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10-16 08:34

  一方面,过去支持作家、记者和其他音频和视频创作者生计的传媒公司正陷于经济衰退之中。这样一来,创作者就更难谋生了。另一方面,个人创作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和受众直接接触。许多播客拥有的听众数量比广播电台过去的听众还要多。Instagram上的时尚达人超越了大部分高级时尚杂志。还有成千上万的记者,他们的粉丝数量足以与一份中型报纸的读者群相匹敌。

  公共卫生事件让这种悖论演变成了全面的危机。对许多业内人士来说,原因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受到了大型科技平台,尤其是Facebook和谷歌的影响。这些平台宣布自己在广告市场的份额不断增长,而传统媒体则同步大幅下滑,它们在每个季度都占据非常明显的主导地位。要求对平台进行监管或征税,以保护行业中极易受打击的新闻企业等一些公司的呼声在逐年高涨。

  然而,提出的补救措施未能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就创作者经济而言,数字世界缺乏一个运转良好的市场应该具备的一些基本特征。黑箱算法决定着创作者如何被发现,以及创作者能吸引多少观众。与其说这是一种失败,不如说是缺乏开放的市场,因为这些平台所创造的生态系统完全是为提高广告效率而设计的。在这个数字世界里,创作者只是一个支线故事。

  不过对于创作者而言,好消息是,一项重大的新技术变革正在发生,这项变革有可能重振开放市场:一个无摩擦支付的新时代。其中有两项技术发展正在推进这一目标的实现,即手机无缝支付,以及相对不那么引人注目的银行间小额支付技术。借助新型智能手机上的生物识别技术,包括指纹读取和面部识别技术,人们只需轻触手机就可以进行支付。比如,在印度,统一支付界面——银行间小额支付的标准——允许金额低于10分的交易。在全球范围内,超过4亿人使用Apple Pay支付,自推出两年以来,它已经赶超了其他所有非接触支付方式。

  一旦创作者或创意公司能像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内容那样容易地向用户收费,其产生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它将催生经济学家所说的“纵向和横向差异化”市场,这种市场在许多传统媒体中已经存在。例如,在小说这个媒体类别中,就有广泛的体裁可供选择,从文学小说到通俗小说(纵向差异),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各种体裁。在每一种体裁中,都存在不同水平的质量(横向差异)。结果就出现了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丰富多样的书籍、电影、电视和广播。完全建立在广告基础上的数字内容体系并不支持这样的复杂性。

  无缝支付作为新兴网络的基本要素,将支持较现在更具多样性、更少独占性的创意经济。Patreon和电子邮件订阅平台Substack,允许创作者从粉丝那里收取费用,这类新型公司初步证明了这一理念。(我自己的公司ScrollStack也属于此类。)在使用无摩擦支付购买内容方面,中国受众的进步最大。例如,基于小额支付的平台喜马拉雅已经推动建立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新音频作品市场。

  更为复杂的创意作品市场不会自动解决所有问题。一些创造性的尝试根本无法吸引到足够多的资助人的支持。例如,许多新闻编辑室可能需要依靠慈善机构的支持来为其报道和调查工作提供资金。耐心和创造性冒险让传统的创意产业既多产又具有文化意义,而这些特点也需要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尽管在技术上已经可行,但离玛格丽特•安德森这样的出版商的出现还很遥远。她的期刊《小评论》(The Little Review)一连几年一直支持詹姆斯•乔伊斯创作《尤利西斯》(Ulysses)。

  但我们不该因此感到绝望,因为开放网络上的小额支付正在为创作者和制作人这样的冒险创造前提条件。无需为了广告收入而赢得数百万“活跃用户”,创作者就可以构想规模小得多的可行项目。这有可能推动构建一个更好的创新实验互联网。

  萨米尔•帕蒂尔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是一个移动优先的多语言平台,支持创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收费。(财富中文网)

  一方面,过去支持作家、记者和其他音频和视频创作者生计的传媒公司正陷于经济衰退之中。这样一来,创作者就更难谋生了。另一方面,个人创作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和受众直接接触。许多播客拥有的听众数量比广播电台过去的听众还要多。Instagram上的时尚达人超越了大部分高级时尚杂志。还有成千上万的记者,他们的粉丝数量足以与一份中型报纸的读者群相匹敌。

  公共卫生事件让这种悖论演变成了全面的危机。对许多业内人士来说,原因是不言而喻的:那就是受到了大型科技平台,尤其是Facebook和谷歌的影响。这些平台宣布自己在广告市场的份额不断增长,而传统媒体则同步大幅下滑,它们在每个季度都占据非常明显的主导地位。要求对平台进行监管或征税,以保护行业中极易受打击的新闻企业等一些公司的呼声在逐年高涨。

  然而,提出的补救措施未能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就创作者经济而言,数字世界缺乏一个运转良好的市场应该具备的一些基本特征。黑箱算法决定着创作者如何被发现,以及创作者能吸引多少观众。与其说这是一种失败,不如说是缺乏开放的市场,因为这些平台所创造的生态系统完全是为提高广告效率而设计的。在这个数字世界里,创作者只是一个支线故事。

  不过对于创作者而言,好消息是,一项重大的新技术变革正在发生,这项变革有可能重振开放市场:一个无摩擦支付的新时代。其中有两项技术发展正在推进这一目标的实现,即手机无缝支付,以及相对不那么引人注目的银行间小额支付技术。借助新型智能手机上的生物识别技术,包括指纹读取和面部识别技术,人们只需轻触手机就可以进行支付。比如,在印度,统一支付界面——银行间小额支付的标准——允许金额低于10分的交易。在全球范围内,超过4亿人使用Apple Pay支付,自推出两年以来,它已经赶超了其他所有非接触支付方式。

  一旦创作者或创意公司能像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内容那样容易地向用户收费,其产生的影响将是深远的。它将催生经济学家所说的“纵向和横向差异化”市场,这种市场在许多传统媒体中已经存在。例如,在小说这个媒体类别中,就有广泛的体裁可供选择,从文学小说到通俗小说(纵向差异),以及介于两者之间的各种体裁。在每一种体裁中,都存在不同水平的质量(横向差异)。结果就出现了我们今天习以为常的丰富多样的书籍、电影、电视和广播。完全建立在广告基础上的数字内容体系并不支持这样的复杂性。

  无缝支付作为新兴网络的基本要素,将支持较现在更具多样性、更少独占性的创意经济。Patreon和电子邮件订阅平台Substack,允许创作者从粉丝那里收取费用,这类新型公司初步证明了这一理念。(我自己的公司ScrollStack也属于此类。)在使用无摩擦支付购买内容方面,中国受众的进步最大。例如,基于小额支付的平台喜马拉雅已经推动建立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全新音频作品市场。

  更为复杂的创意作品市场不会自动解决所有问题。一些创造性的尝试根本无法吸引到足够多的资助人的支持。例如,许多新闻编辑室可能需要依靠慈善机构的支持来为其报道和调查工作提供资金。耐心和创造性冒险让传统的创意产业既多产又具有文化意义,而这些特点也需要时间才能显现出来。尽管在技术上已经可行,但离玛格丽特•安德森这样的出版商的出现还很遥远。她的期刊《小评论》(The Little Review)一连几年一直支持詹姆斯•乔伊斯创作《尤利西斯》(Ulysses)。

  但我们不该因此感到绝望,因为开放网络上的小额支付正在为创作者和制作人这样的冒险创造前提条件。无需为了广告收入而赢得数百万“活跃用户”,创作者就可以构想规模小得多的可行项目。这有可能推动构建一个更好的创新实验互联网。

  萨米尔•帕蒂尔是ScrollStack.com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crollStack.com是一个移动优先的多语言平台,支持创作者对自己的作品收费。(财富中文网)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我的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