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死了愿网络不狰狞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10-14 18:43

  也许你想不起他是谁了。他是今年6月“虎子卖惨门”的主角。B站的博主“虎子的后半生”自称患肺癌,上传了不少视频,其中不少内容就是感叹多么艰难,有了十来万粉丝。但是,同样的B站在大众点评上发现其在确诊肺癌之后经常出入高档场所、住2000元一晚的酒店、做足疗,视频里病病奄奄,吃海鲜时生龙活虎,网友还扒出其在三亚有房,还有宝马车……

  然后,网友发起对虎子的集体嘲讽、咒怨,甚至虎子上传的视频往往被“癌细胞战胜”等恶毒弹幕盖得严严实实。之后,媒体介入报道,证明虎子的确被诊断为癌症,显示的足疗店和2000元一晚的酒店是他为了凑任务数写的评论,是为提升抽中“霸王餐”的几率,并没有真正消费过。虎子也试图向公众解释,癌症患者不一定就要病奄奄的。

  然后,网友的态度就是“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他也被不少媒体钉上了“卖惨营销不良up主”的耻辱柱。然后呢?他死了!

  终于,有不少网友在他最后的视频里打上了“对不起”的弹幕,但是不少网友继续在视频下面怼:“死了和卖惨,一码归一码。”

  从罗尔门到虎子事件,我的态度就是:毕竟痛苦、病情是真实的,能打赏一下就打赏一下,不愿帮的闪退、沉默。虎子的视频并不是捏造事实的,况且以B站来说,对于这个15万粉丝的UP的“投币”打赏,也是聊胜于无,根本不算是大钱。之前罗尔门的打赏毕竟是十几万、几十万的大钱,多少和诈捐有一些相似,但是“虎子门”里的打赏并不是这样。人家愿意和你分享自己抗癌经历,打赏和捐款差着十万八千里,本来就是一种很弱的社会关系,很多网友根本就没有打赏,却已经站在了主子的位子上,“爹味”十足地教训起了人。

  直播、短视频、自媒体打赏机制,一定程度上宠坏了受众,让受众有了自己是罗马斗兽场里决定角斗士生死的贵族的错觉,自媒体也自我矮化成了“戏子”,哪怕是机构媒体为了和网民打成一片,也通常以“小编”自居。

  这种自我矮化的传播机制,是对民粹情绪的推波助澜。哪怕一个钱没有打赏,只要是所谓蹭了流量,自然居于道德的下风,要接受网民最严厉的苛责、审视。侯宝林先生说:解放之前艺人没有地位,但解放之后就不许打人了!不能因为有了网络的打赏机制,博主就要回到过去的卖笑生涯。

  另外一方面,虎子事件也是一种网络极端化表达的标本。一个癌症晚期病人的生活仍是有多个维度的,网络自媒体为了极端化的表达,将一个丰富的人抽象成了几个标签,用来方便极化传播:比如虎子就被抽象成了:有房有车,吃海鲜,住五星级酒店……

  虎子也许有卖惨的地方,但他那不专业的“卖”,却被场里那些谙熟调动,更懂得撩拨互联网之下人性阴暗部分的自媒体所利用。

  我觉得B站这个操作还是挺到位的。B站在调查公告里面写了这么一句话:我们坚决反对内容欺诈,但是也坚决反对网络暴力的行为,“对于社会事件未经严谨调查论证,就通过煽动情绪来追求流量的行为,是不符合国家建设清朗网络空间政策要求的,是一种伪装成正义的恶”。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我的网站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