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不景气叠加疫情影响 松江这个镇三家汽车零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20-10-17 09:32

  对于乾烁精密塑胶公司、嘉默传感技术公司、上海钦众公司这三家生产汽车零部件的小企业来说,因为疫情,今年上半年着实体验了一番“坐过山车”的感觉。

  “去年,由于汽车行业不景气,厂子营业额仅1000万左右,比前年降低了近4成。疫情开始后的两个月,厂里的订单是零,雪上加霜。”在钦众公司总经理张磊眼里,今年3月是公司的“至暗时刻”。“工人工资再加上房租水电、设备折旧费等,一个月起码要七八十万元,当时想到这些我就发愁。”

  行业不景气叠加疫情影响,在这样的双重困境中,这三家同属于汽车零部件产业链、彼此仅“一路之隔”的小企业,在政府的牵线搭桥下,选择抱团取暖。而今,他们度过了这个“寒冬”么?

  三家企业所在的车墩工业园区位于松江区车墩镇。汽车零部件产业是车墩镇的支柱产业之一,有成百上千家关联企业,上万名产业工人。

  这三家企业属于汽车零部件产业链中的一环,规模不大,去年纳税额都在1000万左右。近几年里,随着汽车产业景气度持续下滑,三家企业的经营状况大不如前,年初受到疫情影响后,更是雪上加霜。

  2月份,全国范围内口罩奇缺,大量口罩加工企业急需关键部件——熔喷布。因为乾烁精密塑胶公司在精密零件领域的高水准,不少企业慕名而来,请其帮忙设计制造熔喷布的核心零部件。很快,熔喷布关键零件的设计环节关卡被攻克了,可是其制造工艺对精度要求极高,单凭乾烁精密塑胶公司一家有些力不从心。

  “主要是储器板的精度达不到要求,但这个精密度要求再苛刻,还能比得上锻造整车模型?”海想到了在车墩镇汽车关联产业交流会上,认识的上海钦众公司的总经理张磊。“我去过张磊厂里。虽然规模不大,但到底是能够帮福特公司做整车磨具的企业,技术很过硬。”

  在三家企业中,压力最大的是台资企业上海钦众公司。“由于整车销售大形势不好,又受到疫情冲击,年初厂里一直没开工。虽然厂里总共就几十号人,但多是高级技工,人均工资就要达到近万元,人力资源成本很高。这样光进不出,一个月成本就得七八十万。于是,不少工人都担心我被裁员。”钦众公司的总经理张磊坦言,虽然资金链紧张,但再困难也得撑下去,不能为了节省成本,丢了公司核心竞争力。

  “作为细分行业,我们的专业性强,新手和熟练工差距很大。一旦重新招新人,产品报废率、不良率就上去了。目前,公司除了少部分流水线工人,都是能够熟练操纵高精度机床的老师傅。因此,哪怕公司再困难,我也不能裁员。一旦疫情过去,行业回暖,这些高级技工都是宝贝。”

  “以前和张磊交集不多,贸然上门不太合适。于是,车墩工业园区的相关负责人范亮便主动陪着我一起登门拜访,看张磊厂里能不能做这样的高精度零件。”海说。

  范亮与海、张磊等都是老熟人。作为车墩镇服务企业的店小二,范亮去年就帮助海申报了松江区鼓励企业技改的相关补贴,有近四百万元。

  除了为两家公司牵桥搭线,范亮还带来了车墩镇政府对于中小企业的纾困资金。2月初,车墩镇制定了《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共度难关的实施意见》,对受到新型冠疫情影响,生产经营遇到困难的实体型中小企业进行纾困支持,如减免部分房租,加快市、区产业政策落实,快速兑现等。有了这笔“及时雨”,张磊暂时松了口气。

  在范亮牵线搭桥下,两家企业互相间有了信任基础。随后,张磊停工了两个月的车间机器再次运转起来,一直到现在再也没停过工,乾烁精密塑胶公司也是一直在加班加点,两家企业都在紧锣密鼓地生产熔喷布关键零部件。

  受汽车零配件产业景气度经济周期等多多重因素影响,耕耘整车模型的钦众公司并不是仅今年经营困难,而是近几年都不景气。那为何不尝试转型呢?

  “我知道市场前景在未来三五年内,可能难有大的改观。那为什么还是坚守?一方面我认为,做实业的人应该耐得住寂寞,把眼光放远一点,而不是跟在别人后面跑。另一方面,我们厂属于重资产,光设备就价值数千万,但要转手卖出去,价格要被压得很低,甚至只能卖出十分之一的价钱来。”张磊说。

  张磊与海两人的观点相似,都希望以智能制造为主攻方向,在产业细分领域深耕,形成自身核心竞争力。也正因为两家企业平时内功,才能“危中寻机”,把握住熔喷布的商机。

  “虽然我们是个小厂,去年营收才不到3000万。但为了产业升级,我们不惜成本的购置了最先进的数控机床设备,并进行技改。去年,我们光技改就花了近2000万,整个厂房的购置设备投入超过8000万,导致这两年都在亏损。都说‘危中寻机’,我理解是,潮一退,机会就来了。今年我们还要再追加设备投入1000万元以上,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开发新产品,才有竞争力可言。”

  海认为,公司要学习德国和日本的乡镇中小企业,以“工匠精神”做成某些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谈国际市场份额。

  这些年不惜血本的投入,不单单是让海在熔喷布上挣了笔“快钱”,还吸引来了“金凤凰”——华为的关注。

  “今年2月,我们招了60多名工人,下半年还要再招一批人,基本算是厂里工人翻了一番。这两次招人并不是为了紧急生产熔喷布设备,而是公司成了华为5G基站的配件供应商,急需迅速扩大生产规模。”海直言,之所以能够成为华为的供应商,也是因为企业在设备上不惜成本的投入。

  “受益于汽车零部件行业国产替代的利好,公司研发生产的传感器市场份额逐步扩大,市场想象空间巨大。”嘉默传感技术公司副总经理李光荣说,近几年来公司深耕细分领域,营收得以迅速增长。

  据介绍,汽车一般有20000多个传感器,分布在车身、底盘、变速箱、灯光、座椅等各个位置,是汽车中不可缺少的部件,市场规模很大。在这一分支领域,长期以来被霍尼韦尔、博世等五个国际传感器巨头垄断。

  “在近期,受到国际形势、汽车行业景气度下降等因素影响,传感器‘国产替代’被提上日程,不少整车厂愿意拿出更大的市场份额给予国产传感器企业。原本整车厂在国际市场上采购传感器成本每个在100到130元之间,而我们可以做到50到80元之间,具备极大的成本优势。”

  李光荣坦言,由于这个行业毛利率高,达到近7成,所以公司前几年从领域转型切入进来。“传感器芯片领域毛利率高的同时,也意味着其行业门槛高,研发周期长。而公司规模小,不具备加工高密度零件的能力,这时候就需要乾烁精密塑胶公司、钦众公司这两家合作伙伴帮忙。”

  无论是选择“更优赛道”,还是继续坚守阵地,都需要形成产品核心竞争力,这是李光荣、海、张磊三人的共识。通过此次疫情,他们更加感受到本土化运行的供应链系统优势所在。于是,三家企业联系地更加紧密了。

  “公司偶尔有客户来做工装检测,对产品的精度要求很高,但一时间没有符合要求的精密检测仪器。这时候我就想到了张磊那边,请园区服务企业的‘店小二’范亮帮忙牵头联系。”李光荣说。“其实,张磊的公司就在对面,只是原来不知道。做测试台需要不停地修改,沟通的及时性显得尤为重要,同在一个地方很方便。”

  在车墩镇,泛汽车零部件行业的企业有成百上千家,仅铸塑类企业就占了全镇的10%以上,有百家相关企业。

  “今年初,公司曾临时性要找做铜件的企业,一般这样的供应商都在浙江一带,及时性不够、运费又高。我就想到了请范亮帮忙,在车墩镇范围内寻找企业。随后就在我们公司隔了一条街的地方,找到了这样的企业。”海说,作为企业,希望自身的上下游供应链就在身边,“有园区的信用背书,我们企业间的沟通也都是老总级别的,只要问一声能不能做、报个价,生意就谈成了。”

  “三家企业规模都不大,但在同一家园区,一路之隔就能形成上下游间的合作。最终,三家企业依靠产业链互补协作,共同熬过最艰难的时刻,谁都没裁员,反而扩招员工。我们期望在镇域范围内复制推广这种模式,政府、园区搭台,通过打造产业集群、技改升级等方式,促使企业转型,具备更强的市场竞争力。”车墩工业园区负责人范亮说。

  目前,车墩镇拥有各类市场主体15000多个。2019年,车墩镇实现了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80.1亿,同比增长18%,其中工业固定资产投资7.5亿,同比增长43.1%。

  “车墩作为传统的工业强镇,应立足企业现状,坚持科技创新,融入工业互联网体系,踏准数字化经济发展命脉,抓实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建设,赋予企业新的发展动能和空间。”松江区副区长陈晓军说。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Copyright © 2004-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我的网站版权所有